小岛庆子采访表示已“云离婚” 遭到大量谩骂

 

 

(文/枣)

除了各种“道歉”霸屏以外,最近的热搜里也有很多关于性别议题的讨论。恰巧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篇采访,她的故事有关婚姻,有关男女观念的碰撞,正好借着这个故事跟大家聊聊。

故事的主角是小岛庆子,她当过TBS台的新闻主播,也当作家写书。

她的丈夫跟两个儿子居住在澳大利亚的珀斯,而她需要在日本工作。于是从6年前开始,她的家庭就形成了这样的形式:妈妈承担起了家里的经济,但需要在日本工作,只能坐飞机往返于珀斯跟日本;爸爸带着两个儿子住在珀斯,负责家务和育儿。

但由于疫情的影响,小岛庆子从今年1月开始就没法回去珀斯,这几个月里大儿子已经高中毕业,而小儿子也已经上初三,个子都比妈妈高了。至于丈夫,其实他们已经选择了“云离婚”。

这个词属于是小岛庆子自己创造的词,他们夫妻决定等到小儿子大学毕业以后就正式离婚,于是现在暂时过着“云离婚”的日子。至于离婚的原因,小岛庆子表示:“因为这么多年来,他是让我最痛苦的人”。

在《妇人公论》的采访中,她说起了当年的经历:

大儿子出生后没多久,丈夫希望她能够成为全职主妇,专心带好孩子,但是她不愿意放弃工作,为此丈夫非常不悦,还到处去找别的女人寻欢作乐。这个行为在她的眼里,是一种把女人当成商品在消费的性别歧视。因此,小岛庆子陷入了精神上的不安,并且她还要带着这种不安的情绪继续兼顾工作和育儿,让自己身心俱疲。

虽然自己也一度想要离婚,但是由于丈夫恳求,她思考再三,加之日本的传统观念,让她甚至会思考丈夫变这样是不是自己也有责任,于是一忍再忍。后来由于丈夫想要辞职,选择全家移民澳大利亚,他们家变成了男主内、女主外的形式。但长此以往,小岛庆子还是无法接受丈夫的想法,精神上到达了忍耐的极限。

她说自己一想到丈夫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时候根本不尊重女性,回家以后又要假装无事发生,当一个“好老公”,这种两面性让她感到恐惧,甚至有时候会萌生寻死的想法。

在大儿子14岁,小儿子10岁的时候,小岛庆子在珀斯举行了一次家庭会议。小岛庆子非常注重孩子们的性教育,也和孩子们谈过有关女权的话题。于是在这次家庭会议上,她把丈夫之前做过的事情都告诉了两个儿子,也对于他们夫妻间的情感危机毫不避讳,全部说了出来。

小岛庆子觉得告诉孩子们这些事情很残忍,但是还是希望他们能明白父亲的种种行为属于对女性的蔑视,最终还是选择说出口。儿子们觉得即使如此还是爱着爸爸,希望爸爸妈妈继续在一起,而她的丈夫哑口无言。小岛庆子说自己当时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于是开始准备离婚。

其实离婚的原因,还是在于丈夫观念中根深蒂固的男权思想,无论她怎么跟丈夫讨论性别话题,丈夫都不以为然。在家庭会议过去两年以后,他们夫妻终于达成共识,先“云离婚”,等到小儿子大学毕业以后再正式离婚。

小岛表示,她也跟丈夫在上一次的旅行中聊过有关性别平等的问题,但是丈夫躲开了这个话题,不搭理她。虽然最近丈夫开始转变,开始重新审视他从小到大根深蒂固的观念,但是她还是决定离婚,没有回旋的余地。

离婚这件事情的确会对孩子们造成伤害,但小岛庆子认为世界上不仅只有美好,她更希望儿子们在面临很多困难,经历很多事情以后,真正形成属于自己的价值观。

 但在这一次采访的文章发布以后,小岛庆子遭到了非常多的谩骂。

有人觉得她完全不为孩子考虑,孩子真的太可怜了;有人觉得她这是控制欲太强的表现,根本不为他人着想;也有人觉得这种夫妻之间约定好的事情,就不要公开,故意在媒体上说这种事情非常恶心;还有很多人评论,觉得她太高傲了,婚姻是家庭的事,她却想要一个人就做主。

除去这次跟丈夫“云离婚”引发的炎上,小岛庆子身上也还有着别的争议之处。在她刚开始写文章的时候,她靠着写自己妈妈获得了很多的关注度。而这位被她形容成“毒母”的亲生母亲,也成为了她这次被骂的契机之一。

她的妈妈是一个非常严格的人,从小就对她很严厉,甚至可以说苛刻。例如幼儿园的时候,小岛庆子画的画被夸奖了,但是妈妈一定要泼冷水给她挑刺;小岛庆子交了朋友,她妈妈觉得对方家里的爸爸在一个二流公司上班,所以对小岛的朋友不太友善;长大以后,妈妈还要仔细看小岛庆子的每一期节目,告诉她衣服搭配好不好,人的状态好不好······

于是在抱怨完自己的母亲之后,又再次抱怨自己的丈夫,很多网友就认为她像朵“白莲花”,永远觉得自己是没错的,错的都是别人,对她一点也不口下留情。甚至还有人觉得,这是她的“毒母”没有正确地教育她,所以才会让小岛庆子变成这种扭曲的性格。

至于这中间的孰是孰非,我想每个人的“三审定谳”都没有意义。说她底线分明,敢爱敢恨,我同意,说她做事太决绝,没有顾及每一个家庭成员,我也无法反对。人太复杂了,不是简单地用对与错就能评价的生物。而且人生的分岔路,在第一人称视角看来其实也没有对错,只有选择。

所以只要夫妻双方能接受,小岛庆子不管要不要离婚,不管出于什么理由要离婚,都是无需外人的评价即可成立的。

 

看到这个新闻的当下,其实我没有太多去思考这件事情本身,而是在假设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国内,会有什么样的争议出现呢?结合杏、佐佐木希的婚姻所引发的讨论,我想一部分极端的网友如果只是骂一骂人,都算是“慷慨”了。可是,我们的世界应该如此吗?我们都愿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吗?

在如今已经被病毒影响到正常生活的当下,我们因为地理位置而被划分成了一座座孤岛,然而我们的心,本不应该也被划成分离的岛屿

如果说2021有什么愿望,我希望没有对号入座引发的骂战,希望没有被化为“小娟”的姓名,希望我们无关性别,共同拥有自由。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