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世界的这几天,听听200多年前华盛顿怎么说的

原标题:震惊世界的这几天,听听200多年前华盛顿怎么说的

来源:瞭望智库

新的一年才刚刚开始,美国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就令世界“刮目相看”。

1

美国,震惊世界

1月6日,美国民众冲入国会。

1月8日,推特先是对特朗普账号实施临时禁言,后又宣布永久封禁,同时还封禁了特朗普竞选团队账号。对此,有网民认为,推特封禁总统账号,体现了人人平等。但也有人认为,那不是人人平等,而是代表着背后资产阶级的利益,是资产阶级专政的铁拳打到了特朗普的脸上。

同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称,她已与美军参联会主席沟通,阻断了特朗普对核按钮的控制权。

佩洛西对特朗普的厌恶早已人所共知。2020年2月,特朗普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说,演说结束后,站在特朗普身后的佩洛西出于礼貌伸出手去与他握手,但特朗普视而不见。当时正在直播,佩洛西就在众目睽睽下,毫不犹豫地把演讲稿副本给撕了,动作一气呵成。

这次民众冲入国会事件发生后,佩洛西立即与美军实际掌门人沟通,阻断特朗普使用核按钮的权力。这固然有担心特朗普乱搞的一面,但从另一面来看,也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1月11日,美国国会将以“煽动叛乱”为由弹劾特朗普,预计13日投票表决。

实际上,美国国会轻易就被占领的背后,隐藏着十分复杂的权力博弈。

大量人员涌进华盛顿,而华盛顿明显警力不足,保卫国会的警力更是捉襟见肘。当天下午3点半左右,国会申请调动国民警卫队(属美军序列),却被特朗普否决。

于是,他们只能绕过美国总统这个三军总司令,由国会及两党首脑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自行决定派兵。下午4点左右,他们就调动了军队,仅仅半小时后国民警卫队到位并很快清场。严格来说,这些人绕过总统向国会山派兵是违法的。但这一幕确实发生了。

从表面上看,这次事件对美国的冲击很大,给美国的国际形象带来负面影响。实际上,这次事件的根源早就存在于美国社会,甚至在美国独立之初就已经有人预料到了。

2

失衡,着急的美国人

近三十年来美国社会的变化,是这次事件的重要原因之一。在这个变化中,美国白人受到的影响最广泛,也最深刻。

过去,美国社会形态是人们所熟知的纺锤型——“两头小、中间大”,富有和贫穷群体都只是社会中的少数,中产阶层占据大多数。通常认为,这种社会形态结构最为稳定。从美国过去的经历来看,这种社会形态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了美国社会的稳定,甚至成为不少国家的模仿对象。

但近三十年来,在美国对外、对内政策的影响下,中产阶层规模不断缩小、生活质量受到较大影响,剩下的中产阶层也在中产和贫穷边缘苦苦挣扎。全球化为美国精英带来利润的同时,也损害了不少普通民众的利益。尤其是美国制造业不断迁往海外,大量美国白人失去工作、生活水平下降,积怨已久。这也是特朗普反对全球化在美国国内得到大量支持的重要原因之一。

美国社会的问题被长期的物质繁荣掩盖和淡化了。对美国而言,全球化愈发展,中产阶层愈是陷入困境。前几年就有美国学者研究美国人口变化趋势,研究结果显示,在美国白人中低收入群体数量增加了。其中,不具备大学学历的低收入白人甚至比非裔美国人的情况更加糟糕。

长期以来,非裔美国人是不平等现象的较大受害者。1999年,无大学学历的白人死亡率比非裔美国人低30%左右,到了2015年,这一数据却变成了高30%。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人的政治制度没有变化,但是人民,尤其是底层白人的生活质量却下降了。特朗普正是抓住了这个特点,才让他们成为自己的狂热支持者。

美国著名政治家布热津斯基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民主本身并没有为解决社会生存的难题,特别是对幸福生活的定义提供答案。

这或许是对民主不能当饭吃的一个解释。

3

民主,“暴力”的根源?

如果习惯性地把美国政治制度当成是民主制度,那是不准确的。其实,美国政治制度最早的设计者们是很反对民主的。他们认为,“民主政体导致‘多数人的暴政’,民主不是一种好的制度安排,因为可能导致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压迫。”“美国宪法之父”麦迪逊甚至直截了当地说:“民主政体就成了动乱和争论的图景,同个人安全或财产权是不相容的。”在美国的开国者们看来,当时他们设计的制度并不是民主制度。

19世纪英国著名政治学家阿克顿对美国政治制度的评论也值得后人深思。阿克顿有句名言,“权力产生腐败,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在评价美国的政治制度时,他指出,“美国制度安排明智地防范民主对自由的侵害,当时制宪会议起草了宪法。他们想方设法,做出了各种努力,发明了各种计谋,试图遏制不可阻挡的民主潮流。”“美国的宪法远不是民主革命和反对英国体制的产物,而是对民主强烈反作用的结果。”

美国的制度是为少数有产者服务和保护少数有产者的。麦迪逊道出了制宪的真正目的:“在一个多数人终会变成无产者的国家里,有产者的财产权在本质上是脆弱的。”这种脆弱性成为制宪者们对多数人暴政威胁关注的焦点,于是制宪者的基本任务就是设计一种基于共和原则但又确保少数人的财产安全的制度。这个制度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基本与当年一样的制度。

任何一个事物都有它本来的样子,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本来”的上面会附着越来越多的观点,形成厚厚的尘埃,渐渐隐去原来的真实。

另一位美国开国者汉密尔顿认为:“所有社会都分成了少数派和多数派。少数派包括富人和出身名门之士,多数派包括人民大众。人民的呼声向来就被说成是上帝的呼声……人民总是扰攘不安的;他们很少判断或正确做出决定。因而应该使少数阶级在政治上享有特殊的永久地位。他们可以阻止多数阶级的骚动。”这次,扰攘不安的人民冲入了国会。

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也早有先见之明,“他和杰斐逊一样,忧虑地看待都市人口的增长;他在法国革命时期致拉法耶特的一封信上写道:‘各大都市的喧嚣的群众永远是可怕的。他们不分皂白的暴行慑服了所有政府当局。’”不过,这次美国民众的行动并未震慑当局,他们当时就用国民警卫队清了场。

或许,这次行动是美国底层白人反对鲜衣怒马、灯红酒绿的精英们的一次抗争。只不过,这样的抗争却是由另一位素来鲜衣怒马的精英带领的。于是,一群精英合起来阻止了这位精英的反抗。

国会山和白宫传统的精英们历来标榜的民主也可能并不是民主,而这次人们冲上了国会山才是民主,至少让美国民众看到了民主的希望。看来美国的部分民众们终于觉醒了,意识到这个在美国运行了二百多年的制度原来不是民主制度。

而精英们果然众口一词,说这是“暴民”。

现在,离美国总统就职典礼只有十天时间了,而冲击国会山这事的余波并未结束。在就职仪式前后,还有可能发生其他的暴力事件,甚至骚乱。

1月6日一败,特朗普的结果究竟如何?精英们可能会反扑,一旦他交权下台,马上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局面。这些“刀俎”难免会回想起自己1月6日下午趴在座位底下戴着防毒面具瑟瑟发抖的情形。

责任编辑:贾楠 SN245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