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天完成380单!饿了么骑士:每天送15个小时以上

假借奖励变相压榨?

过去几天,饿了么骑士小司在“每天15个小时以上,最多近19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之下,终于完成了第六期奖励任务目标。

2月21日晚,小司发文称:“第六期任务在自己的努力下完成了,但是还有好多同事没有完成,非常的失落。有人问我累吗?能不累吗?四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天时长长达十五个小时以上,最高十九个小时。”

在此之前,小司因在微博吐槽“饿了么平台变相压榨骑士”引发外界热议。2月19日,饿了么官微对此回应称,“我们确实在一些城市和商圈的单量预估出现偏差,导致第六期(2月15日至21日)在进行中,这些区域目标偏高。在此,我们真诚向骑士朋友们致歉。

尽管饿了么道歉了,但小司并不买账。其表示:“我请问一下,您说下期活动门槛调低,我们这期拿不到积分就意味着,我们只完成6期只能乘3.5拿满七期才可以乘5。那么请问我们过年在这值班的损失谁给?有的人拿到了没白天黑夜的钱精神上的损失谁负责?你们一句书面道歉就完事了?我们的损失谁来负责?”

针对小司的质疑,饿了么方面回应时间财经表示:“目前出现争议的是部分地区的第6期活动(北京、浙江),由于活动开始时仍为休息日,故起始单量较低,但随着假期结束,平台单量回升明显,后面几天的骑士单量也会随之提升。根据测算,今年留下过年的骑士中,能拿到全额奖励的骑士占比会高于往年。”

尽管认为奖励规则不合理,但小司并未放弃。此前,其告诉时间财经:“这期我一直在冲单,加班也得干到380单。”

变相压榨骑士?

2月17日凌晨,饿了么骑士小司在微博发文称,公司为让骑士在春节期间留在工作地推出奖励活动,却在后期提高活动难度“压榨骑士”。

据小司爆料,今年春节,饿了么平台为留住骑士推出了《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的活动。该活动共七期,奖金8200元,但在第六期,饿了么平台对于跑单的要求大幅提升。有骑士质疑平台临时提高单量,变相降低春节加班奖励。

据其透露,领取8200元奖金需要积分,具体为:1期350积分需跑290单,2期140积分需跑265单,3期140积分255单,4期420积分需跑235单,5期积分140积分需跑94单,然而到了第六期2月15日至2月21日,310积分需跑380单。

小司表示,大年初四很多商家都未营业,没有那么多单量可以跑,但是任务量却比正常时候更多,“哪有这么多单子给我们跑,你们平台心里没有数吗?前面5期是在有单的情况下都没有超过300单,然而到最后来个380单,你们故意的吧?”

小司还称,“要早知道是这样,我们何必放弃回家过年来为你们卖命?饿了么你们也太黑心肠了吧,就因为你这样,有多少留下在外过年的骑士欲哭无泪,不值得人相信的平台,压榨骑士血汗的丑恶资本平台总有一天会被人推倒,被人们抵制的!”

“饿了么这么做事就不地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小司称,他既然不想让我们拿到,我必须想办法也要拿到。因为这个春节的钱对我来说很重要,“我现在一直在加班加点的干,必须干到七天不睡也要干到。”

道歉缺诚意?

针对上述事件,2月19日,饿了么官方微博发布《关于骑士过年奖励的说明》称,公司推行的针对众包优选骑士过年奖励,是春节补贴之外的额外年终激励。初衷是保证春节供应,也让骑士能够挣钱。骑士累计完成大于三期送单量,则可获得奖励。完成期数越多激励越高。并非网上所说某一期完不成则没有奖励。

饿了么还表示,公司已经采取两项行动:“2月21日第六期结束后,我们会整理出全国所有的订单有偏差的区域名单,额外增加补偿活动,并公布给骑士。我们还会优化最后一期活动的单量设计,让更多骑士得到奖励。”

据悉,根据活动规则,在北京地区,7个周期的任务全部完成可得8200元;累计完成6个周期可得5250元;5期3400元;4期1220元,完成的期数越多,奖励越高。

这意味着,骑士如果完不成第六期任务,就得不到相应的奖励,因此蒙受数千元损失。

对此,饿了么方面回复时间财经表示,“确实有部分区域跟我们预测的订单恢复量相差较大,我们已经在调整方案。这部分特别抱歉。新的方案也是在充分和骑手沟通的过程中,各地区会陆陆续续出来。”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告诉时间财经,从此次饿了么争议事件来看,类似的机制在传统企业中也早已存在,比如生产企业与车间工人的产量奖励机制、企业与销售人员的业绩提成机制等。如果平台与外卖小哥间是劳动关系,这种奖励机制不能违反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和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比如无论外卖小哥是否参与奖励活动、任务完成度如何,平台均不得以这种形式变相强迫劳动者加班或低于约定工资发放报酬;如果平台与外卖小哥不存在劳动关系,类似的奖励活动也属于双方之间达成的民事合同,应适用《民法典》合同编的一般规定,比如双方应在平等、自愿的前提下就任务数量、奖励金额、兑现时间等关键条款进行协商,而不能强制加入。

每天工作15小时以上?

“完成了!”2月21日晚,小司告诉时间财经,他已完成了第六期的任务。不过,小司的代价是,“四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天时长长达十五个小时以上,最高十九个小时”。

那么,在北京地区,有多少人完成了第六期任务?完成率大概有多少?如此高强度工作时长,是否合情合理?对此,2月22日,饿了么方面回应时间财经表示:“我们可能需要后台去查一下这个工作时长是否属实。第六期数据还在核对中,得明后天才能出来。”

时间财经注意到,近一个多月来,因骑士猝死、自焚事件等,饿了么多次陷入舆论旋涡。

去年12月21日,北京43岁的外卖骑士韩某伟骑着标有“饿了么”商标尾箱的电动车,通过“蜂鸟众包”App进行日常配送工作过程中猝死。

1月8日晚,“饿了么”官微发文《向意外身故的蓝骑士致哀》,回应该事件表示,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保额将提至60万元。在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平台将提供抚恤金,本次事件中的60万元抚恤金将在本周内交付身故骑士家属。

紧接着,47岁的饿了么外卖员刘进因“工资被扣5000元,多次讨要未果而轻生”。1月11日上午10点左右,刘进站在他工作的江苏泰州一配送站门口,将汽油淋到了自己身上,引火自焚。医院的诊断证明显示,刘进全身烧伤面积达80%,为深二度到三度烧伤。

近日,春节长假刚结束,饿了么因骑士小司的曝光而再次冲上热搜,饿了么平台也因此向骑手们致歉,并提出整改措施。“其实,我们并不愿总是看到危机出现时紧急公关、危机倒逼整改的结局,而是希望相关平台把公信力、把用户价值前置,别用套路最终套住了自己。”央视网评论认为。

夏海龙律师认为,现实中,类似奖励活动往往是平台向外卖小哥在基础收入之外提供的新的收入机会,其初衷也是通过激励多劳多得的方式,追求平台生产效率和小哥收入的最大化,运用得当的话能够实现多方共赢。平台作为相对强势的一方,在奖励机制的设计中必定有决定性的话语权,不排除对高额奖金设立极难完成的任务标准,因此使得一些奖励沦为“空头支票”。但从法律角度看,这些口惠而实不至的奖励机制毕竟不同于平台的法律义务,因此外卖小哥务必理性看待、量力而行、安全第一。

夏海龙律师还表示,互联网平台经济的整体市场规模毕竟在不断增长,因此不同平台企业间始终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客观的说,无论对平台的消费者还是从业者来说,得益于充分的市场竞争,他们都享有较为充分的“用脚投票”权利——对外卖小哥来说,这才是他们与平台讨价还价最重要的筹码。大平台耍小聪明实在是愚蠢,再精明的套路都远不如实实在在的经济实惠,自以为占到的小便宜,恐怕早晚会反映在萎缩的市场份额和估值上。(北京时间财经 谭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